动物的“看”喻人

 

动物的“看”喻人

陈洪茂

 

宋人王楙《野客丛书·以物性喻人》:“喻人作事有狐疑、犹豫等语,皆以物性言之。狐多疑虑,故曰‘狐疑’。……然皆喻其一端,惟狼之喻尤多,言其恣食则曰‘狼餐’,言其恣取则曰‘狼贪’,言其威顾则曰‘狼顾’,言其乱走则曰‘狼窜’,言其陆梁则曰‘狼扈’,言其专愎则曰‘狼狠’,言其不恤则曰‘狼戾’,言其不检则曰‘狼籍’(现写作“狼藉”),言其乖谬则曰‘狼狈’。”这种“以物性喻人”的造词传统影响很广,如古人对动物看东西的神态观察得很仔细,常常用动物的“看”来喻人,收到了形象生动的艺术效果。这类词语有:

虎视   如虎之雄视,贪婪而凶狠。《周易·颐》:“虎视眈眈,其欲逐人。”

鹰视 像鹰那样侧目而视,比喻目光锐厉。《新五代史·唐家人传》:“然其为人,轻隽而鹰视。”

鸱视 如鸱视物,形容贪婪而凶狠地注视。《晋书·刘聪载记》:“石勒鸱视赵魏。”

鹗视 谓瞻视勇猛,如有所攫取,也借指勇士。《梁书·武帝纪》:“鹗视争先,龙骧并驱。”

狼顾 狼行走时常回头后顾,以防袭击,比喻人有后顾之忧。《史记·苏秦列传》:“秦虽欲深入,则狼顾,恐韩魏之议其后也。”

鸡睨 比喻斜视。王褒《洞箫赋》:“迁延徙迤,鱼瞰鸡睨。”李善注:“鱼目不瞑,鸡好邪视,故取喻焉。”

鹤望 像鹤那样企足延颈而望。《三国志·蜀志·张飞传》:“思汉之士,延颈鹤望。”

枭视狼顾 恶视貌,痛恨之极。《吴子·励士》:“今使一死贼伏于旷野,千人追之,莫不枭视狼顾。何者?恐其暴起害己也。”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9期

 

喝墨水

喝墨水

唐建国

 

现今说某人喝了多少墨水,是说他有多少学问,墨水代指知识。其实,古代还真有“喝墨水”的事。

近日翻阅《梦溪笔谈·卷一·故事一》有如下记载:“礼部贡院试进士日,设香案于阶前,主司与举人对拜,此唐故事也。所坐设位供张甚盛,有司具茶汤饮浆。至试学究,则悉彻帐幕毡席之类,亦无茶汤,渴则饮砚水,人人皆黔其吻。非故欲困之,乃防毡幕及供应人私传所试经义。盖尝有败者,故事为之防。欧文忠有诗:‘焚香礼进士,彻幕待经生。’以为礼数重轻如此,其实自有谓也。”

这段文字是说进士考试时很受照顾,考场中设有“帐幕毡席”,还有“茶汤饮浆”伺候。但到了“学究”考试时就不客气了,不仅“帐幕毡席”全部撤去,连“茶汤”也不提供,渴了只能喝砚中墨水,所以每个人的嘴唇都是黑乎乎的。

“学究”是什么?经查,唐代科举有进士、明经等科,其中明经是要考“五经”(《诗》《书》《礼》《易》《春秋》)的,叫作“学究”。原来进士科考策论,要当场写出对某一问题的个人见解,属创造性思维,一般不易作弊。而考“学究”,属于记忆性测试,为了杜绝夹带、传递答案等现象的发生,便出此对策。

正巧,前几日看《松江报》,也有一篇《古人真有喝墨水的》。故事如下:

那是在北齐时,朝廷就下过命令,对那些在考试中成绩差,卷子写得“不像样”的考生,一律让他们喝“墨水”。

至于喝多少呢?那就得根据他们的卷子差到什么程度而定。梁武帝当政时,曾经明确规定:“差谬者罚饮墨水一斗。”一斗是多少,不详,但绝不可能是古代量米的那种斗,那是任何人也喝不下的。《隋书》上记载,监督考试的官员,如果发现哪个考生的卷子写得一塌糊涂时,得罚他喝墨水一升。

那时,还专门设有喝墨水的房间,倘使发现哪个秀才、考生的卷子文理不通、书写粗劣时,就下令他到专门喝墨水的房间里,“享受”喝墨水的滋味。

有的考生出来时,嘴上全是墨水,弄得眼睛鼻子也是一团黑,旁边的考生看了,个个捂着嘴想笑但不敢笑出声来。

喝过了还不行,得由考官亲自查看墨水喝了多少,是否达到规定的要求,如果喝得不够,还要继续喝。

百度上一搜索,中外“喝墨水”的故事还真不少,不过那些都是过于专心而误将墨水当茶水了。

从“喝墨水”可以看出,求知识做学问古来不易,须下真功夫,来不得半点马虎、虚假,专心入迷终有造化。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9期

说说河南话

说说河南话

钱伟

 

河南话主要通行于河南省,但在河南之外也有它的身影。放眼望去,河南周边的省区,东至山东西部(如菏泽、枣庄、济宁)、安徽西北部(如阜阳、淮北、蚌埠)、江苏北部(如徐州)三省交界处;西至陕西南部(如关中、安康),山西南部(如侯马、河津、永济等地);北到河北南部(如邢台、邯郸)等地也都有说河南话。另外,在远离河南的区域如甘肃东南部、宁夏局部、青海东部、新疆天山以南等区域也有以河南话为主的群体。这主要由历史上的人口迁徙造成。

再看河南省内,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讲河南话。如豫南的信阳话就与河南话迥异,近似安徽话和湖北话(江淮话);黄河以北安阳、焦作等地的口音也脱离了河南话的圈子,基本上属于邻省山西话的范围。

古代中原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因此,相当多的人认为“河南话就是古代的普通话”。电影《手机》里有句经典台词:“要搁在宋朝,咱河南话就是现在的普通话。”准确的说法是古代的河南话才有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古代普通话,因为,古代的河南话(中原话)迄今已历经了上千年沧海桑田般的演变。数千年来发生在中原大家庭的无数次大动荡,使得很多人无奈地离开家乡,向东南西北各个方向迁徙,在更广阔的土地上开枝散叶。同样,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数次大举南下也使中原大家庭发生着巨大变化。离开故土的中原人经过千里迢迢的跋涉,最后在岭南和闽南找到了合适的落脚点,定居下来。这些中原儿女虽然离开了故乡,但是不敢忘怀乡音,加上当地山阻水隔,地理较为封闭的缘故,便慢慢形成了古朴的粤语、闽南话及客家话。时至今日,在这些号称“古汉语的活化石”的汉语方言里仍可依稀寻见中原古音的影踪,它们保存了完整的古汉语的入声韵尾的音韵特点、大量的古语词、古代汉语的语法。

语言学告诉我们,其实不管东西南北相距多远的汉语方言都是同根而生的。语言学家努力探索语言演变的规律,就是为了能把“树根”发掘出来,同时也能把根与枝叶的关系理清楚。

大量研究证实,隋唐以前河南话的痕迹更多保留在闽南话中;与唐代河南话较近似的是粤语,很多唐诗,比如河南籍诗人杜甫的五言诗《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用今天的粤语朗读明显比河南话、普通话更押韵;相对接近宋代河南话的则是客家话。注意,以上的比较只是“大致和相对”,离“等于”还相去甚远。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即使同为洛阳人但不同时代的历史人物——西汉才子贾谊和唐代高僧玄奘及宋代大儒程颢、程颐如能穿越相聚,也很难用口语沟通。

再回过头来说说那些留在故土上的古代中原人,其子子孙孙讲的话也经历了时缓时剧的不断变化。最明显的是自北宋以后,河南话在与北方游牧民族语言的长期亲密接触中,改变了模样,而南方话却成了一个调节水库,不断将被挤压出来的中原古话储存、保留起来。如此循环不止。故此,现在的河南话早已不再是“中原古音”了。

明代学者陈第早已提出“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转移”的语言演变规律。任何语言都不可避免地会随着时间、地域的改变而改变。就连今天的河南话也是在缓慢变化的。原来老派河南话公认的代表是开封话,1954年河南省会从开封迁往郑州以后,郑州话又被视为新派河南话的代表。郑州话省去了老河南话里的长拖腔,摒弃了老方言中生冷怪僻的用词,说起来比老派河南话更简约明快,除了声调还保存河南话的特点外,几乎和普通话没有多大区别了。有人认为,如果把一句郑州话连起来说,它就是河南话,如果把郑州话拆开来,一个字一个字去念,那它就是标准的普通话了。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今日早已异于往昔。古代中原人的血脉和语音早已尘封在历史的深处,飘散在辽阔的神州大地上,等着后人去探寻和挖掘。

(摘自《语言文字报》)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9期

有情人何以难成眷属?

有情人何以难成眷属?

曹保顺

 

一部《西厢记》,赚取了多少痴男怨女的眼泪和同情。可是好多人搞不明白为什么崔老夫人对莺莺和张生二人横加阻拦,使得一对有情人难成眷属?按理说,论感情,莺莺和张生二人彼此倾心,经过联吟、寺警、听琴、赖婚等一系列事件,他们的感情更加真挚;论才貌,剧本中红娘摆过条件“秀才是文章魁首,小姐是仕女班头”;论门第,莺莺亡父“官拜前朝相国”,张生“先人拜礼部尚书”,也颇相当,更何况这位张生还对崔氏一家有救命之恩呢。

原来问题就出在这两个有情人的姓氏排列上。

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对姓氏的关注程度似乎不及往昔那般认真。但自战国以至整个封建时期,由于姓氏所标志的血缘宗族与社会中宗族所据有的地位有着直接的关联,所以人们不仅看重自己的姓氏,不容轻易更改,而且历来对姓氏所处的位置也十分重视。

南北朝时,魏孝文帝搞鲜卑汉化,让鲜卑人全改成汉姓,定十姓为一等,排列顺序是:元(皇帝姓)、长孙(皇族姓),而后依次为穆、陆、贺、刘、楼、于、嵇、尉。汉人原有姓氏中,则定范阳卢姓、清河崔姓、荥阳郑姓、太原王姓为最高。其次,博陵崔姓、陇西李姓、赵郡李姓等,也排列较前。唐代《朝野佥载》曾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在魏孝文帝确定姓氏顺序时,陇西李姓应可入大姓之列,又恐孝文帝不能将其纳入,于是星夜驾马驰往首都洛阳。因此,当时产生了颇含诙谐意味的“驰李”说法。

到了唐初时,姓氏顺序又有变化,上等诸氏中,分成三级,皇帝的陇西李姓排在第一级,外戚之姓排在第二级,崔、卢、郑、王四姓五家(崔姓分清河崔氏、博陵崔氏),排在第三级。这以后,其他诸姓分列中等和下等,等内又有级别之分。看过这张唐代姓氏顺序表,人们就不难理解崔莺莺和张生之间的障碍了:崔、张两家,姓氏不在一个等级上。而据新、旧《唐书》记载,当时这四姓五家非但耻与圈子外的姓氏联姻,甚至连当王妃当驸马亦不稀罕。  每逢皇家要娶儿媳、纳女婿时避之惟恐不及,气得唐文宗大骂:“我家二百年天子,顾不及崔、卢耶?”(《新唐书》卷172)《西厢记》里,崔老夫人一定要把女儿嫁给郑恒,也正是唐代史实的写照。

时至今日,伴随着血缘宗法制度的崩溃瓦解,人们的观念意识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变化,对于姓氏的看重,也渐渐地显得大不如前,谁再以门第、郡望或姓氏演变历史来论姓氏顺序,肯定要惹人耻笑。但有时出于工作方便,仍有编排顺序的需要。比较通行的方法,大致是以姓氏笔画为序。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8期

最受西方父母喜爱的八大人名

最受西方父母喜爱的八大人名

谢艳明

 

亚历山大:人类守护者

英语中有一个志向远大、霸气十足的名字,那就是Alexander(亚历山大)。这个名字的含义是“人类守护者”,相当于汉语中的“济世安民”。该名字最初是希腊神话中女神赫拉的一个封号,现在,亚历山大在欧洲是最受人欢迎的名字之一。也许因为名字霸气的缘故,欧洲历史上确实出现了好几位名叫“亚历山大”的旷世奇才,其中最著名的要数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

伊丽莎白:以上帝的名义起誓

伊丽莎白(Elizabeth)是一个十分常见的西方女性名字。在许多西方国家,它的排名都在前一百位。汉语将“Elizabeth”翻译成伊丽莎白,突出了女性的美丽,因而也很受中国女性欢迎。Elizabeth源于希伯来语“以利沙巴(Elisheba)”,字面意思是“以上帝的名义起誓”和“上帝无处不在”。起这个名字的名人辈出,如英国先后出现两位杰出的伊丽莎白女王;美国电影史上最具有好莱坞色彩的演员伊丽莎白·泰勒。

路易:著名的斗士

路易,“著名的斗士”之意,父母为孩子起这个名字,是期待着他勇敢地参加战斗,成为卓越的战士。这个名字在法国很受欢迎,起名率其本上保持在前五名。这个名字为中国人熟知要归功于法国国王。历史上,法国有18位国王名叫路易,其中,不乏真正的斗士。

维多利亚:胜利女神

维多利亚(Victoria)为女性名字,其对应的男性名字是“维克多”(Victor)。这个名字为“胜利”和“征服”之意,源于古罗马神话中的胜利女神的名字。这个名字在欧美非常受女性欢迎,排名基本上保持在一百名以内。

威廉:意志坚强

威廉(William)源于日耳曼语。“威廉”成为英语国家乃至整个欧美最受人欢迎的名字之一。历史上涌现过许多重要的“威廉”,他们对整个人类的发展产生过巨大的影响。

露西:黎明的曙光

露西(Lucy)这个名字源于拉丁语,其意为“光,照耀”。

亨利:英国男孩的首选

亨利(Henry)源于日耳曼语。十几个世纪以来,这个名字一直是欧美国家最喜欢的名字之一。在英国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它派生出一个有名的昵称——哈利(Harry)。“哈利”曾经是英国男孩的首选名字,大街小巷叫“哈利”的男性十分普遍,以至于英语中产生了一成语“Tom,Dick and Harry”(汤姆、迪克和哈利),泛指所有的人。

乔治:农夫

2013年7月22日,凯特王妃生下小王子。两天后,这位王室新成员取名“乔治”,全名为“乔治·亚历山大·路易斯”。“乔治”这个词有“农夫”之意,小王子乔治是不可能做“农夫”的,但这个名字不意味着未来他继承王位时将被称为“乔治七世”。据推测,他的祖父查尔斯王储希望继承王位时被称为“乔治七世”,因为“乔治”是他的中间名。

(摘自《名字与文化》,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8期

 

 

玛丽苏

玛丽苏

    玛丽苏(英文:Mary Sue,简称“苏”),是文学批评中,尤其是同人文中的概念,特指一种过度理想化的、行为模式老套的小说人物。多以女生形象出现,她们身上没有值得一提的缺点,其主要功能是充当作者或读者的完美想象的化身。通常认为这是一种苍白肤浅的人物形象,她们的个性被优点全面掩盖了。男性的玛丽苏形象通常被冠以“汤姆苏”“盖瑞苏”“拉里苏”“马蒂苏”或类似的名字。

在原创文中,所有令读者产生强烈的作者代入感或虚假感的角色皆可称之为苏。由于很多桥段泛滥成灾,故事情节严重缺乏逻辑,且作者代入产生的上帝视角优越感,以及某些苏文严重扭曲的世界观,引起很多人的反感。读者讨厌玛丽苏,实质是对恶俗剧情、上帝视角、作者自恋心态和三观不正的厌恶。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7期

瑞雪美名知多少

瑞雪美名知多少

陈华

 

灵动无比的雪花在大自然的众多杰作中,可谓得天独厚。她以洁白晶莹的天赋丽质,装点大千世界的神奇本领,赢得了古往今来无数骚人墨客的赞美,被冠以种种美名,今小辑如下:

六出、三白  因雪片形似花朵,且有六角,好比花有六瓣,故称六出(出,花的分瓣),又因其颜色洁白,故又称三白。元代唐毅夫《南吕·一枝花·怨雪》:“不呈六出祥,岂应三白瑞?”

六花  白朴《大石调·青杏子·咏雪》:“空外六花翻,被大风洒落千山。”

玉花  唐代舒远舆《长安雪下望月记》:“长安重雪终日,玉花搅空,舞下散地。”

琼花  宋代王禹偁  《对雪》:“睡起毛骨寒,窗牖琼花坠。”

琼英  英即花,周邦彦《水龙吟·梨花》:“恨玉容不见,琼英漫好,与何人比?”

琼色  晁冲之《临江仙》:“万里彤云密布,长空琼色交加。”

云英  晁端礼《喜迁莺》:“谁乱把、云英揉碎,气候晚,被寒风卷渡,龙沙千里。”

白霓、玉妃  韩愈《辛卯年雪》:“白霓先启途,从以万玉妃。”

玉尘  唐代张孜《雪诗》:“醉唱玉尘飞,困融香汗滴。”

玉沙  苏轼《兴龙节侍宴前一日微雪》:“天风淅淅飞玉沙,诏恩归沐休早衙。”

盐、白盐  《世说新语》中载:谢安寒雪日尝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降,谢安欣然曰:“白雪纷飞何所似?”他的侄子谢朗和道:“空中洒盐差可拟。”谢朗的妹妹谢道韫接道:“未若柳絮因风起。”故后人有以盐喻雪之说,也有以柳絮喻雪之说。苏轼《雪后书北台壁二首》:“但觉衾裯如泼水,不知庭院已堆盐。”白居易《对火玩雪诗》:“盈尺白盐寒。”

柳絮、梨花  元代乔吉《双调·水仙子·咏雪》:“冷无香柳絮扑将来,冻成片梨花拂不开。”很显然,“梨花”出自岑参名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以飘摇无根的柳絮和繁密莹白的梨花作喻,雪花的曼妙风姿可见一斑。

此外,宋朝天圣年间华州张元写过《雪》诗一首,其中有“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之句,用玉龙及其“败鳞残甲”喻漫天飞雪真是壮观至极。佚名有《雪》诗:“飞廉藤六逞寒威,费酒陪诗为解颐。” 传说中藤六是雪神,飞廉是风神。二神联手发威,风雪交加,寻常之人如何忍受?也只好窝居在家赋诗饮酒罢了。另有《昭君怨·雪》词:“锦帐美人贪睡,不觉天孙剪水。惊问是杨花,是芦花?”天孙据传为织女别名,心灵手巧,剪水而为冰花,其美妙神奇真是让人遐想无边了。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7期

唐诗中的琴声

唐诗中的琴声

陆真杰  陶晓跃

 

古琴,亦称七弦琴,是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诗经》中就有“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记载。上古时期,古琴便被儒雅君子列为“琴、棋、书、画”四大雅好之首。琴由于和文人雅士的艺术审美活动联系在了一起,因此,操琴弄曲,或聆听琴曲以心解心,

就成了衡量一个人修养的标准之一,成了抒发心志的寄托,自然也就成了唐代诗歌中的重要题材之一。

“促轸乘明月,抽弦对白云。从来山水韵,不使俗人闻”,这是初唐诗人王绩的《山夜调琴》。明月白云,促轸抽弦,弹一曲《山水操》,弹出的是山高的静谧,水长的悠然,也弹出了了诗人超凡脱俗的心性。诗人以极为简洁的笔法,描绘出这样一幅《山夜调琴》图景,借弹奏的琴曲,显现出隐逸生活的情趣,“不使俗人闻”的清高,也就自然地流泻在字里行间。

“欲得身心俱静好,自弹不及听人弹”(白居易《听幽兰》),较之于弹琴,唐人写听琴的诗作要更多。

刘长卿的《听弹琴》:“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高雅平和的琴声,能唤起听者水流石上、风来松下的幽清之感,可是时代变了,清越的“泠泠”琴声,无法表达世俗的欢快,于是退而成为“古调”。曲高和寡,诗人“自爱”的孤独也随之而现。

咏诗听琴,以此寄托别样的情操,李白有一首《听蜀僧浚弹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蜀僧挥手,诗人听声,听到的是松涛阵阵的轰鸣,听到的是高山流水洗涤心灵后传出的回音,听到的是琴音融入薄暮钟里的余响。浸沉在这样的天地里,没有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

唐人心中的琴是不拘一格的,贾岛的《听乐山人弹易水》“朱丝弦底燕泉急,燕将云孙白日弹。嬴氏归山陵已掘,声声犹带发冲冠”,却从激荡的琴声中听到了古烈士的豪气,听到了怒发冲冠、一去不回的悲歌壮行。这并不是对琴曲的曲解,而是琴曲触发了诗人内心的精神活动,是听琴者从琴音中所获得的超出乐曲本身的心灵体验,是一种艺术的再创造。这也就是所谓的“曲中声尽意不尽”。

琴与中国文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也流传了无数佳话:俞伯牙与钟子期因“高山流水”而成知音;司马相如抚一曲《凤求凰》而演绎出一段浪漫情缘;“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问斩东市”,安然弹奏《广陵散》而成千古绝响;还有陶渊明“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音”的无弦琴的传说……琴对于古代文人而言,已经远远超越了琴本身的意义而成为文化修养和理想人格的象征。而到了唐代,琴更是成了抒发心志的媒介、诗酒风流的寄托,它的意蕴也变得更为丰盈。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7期

名人与植物别名

名人与植物别名

陈洪茂

 

 

娥皇、女英与“湘妃竹”  泪竹、湘妃竹是斑竹的别名,据李珩《竹谱详录》卷六:“泪竹生全湘九嶷山中……《述异记》云:‘舜南巡,葬于苍梧,尧二女娥皇、女英泪下沾竹,文悉为之斑。’亦名湘妃竹。”唐人张九龄《杂诗五首》:“湘水吊灵妃,斑竹为情绪。”

李衡与“木奴”  据《三国志·孙休传》裴松之注,吴国丹阳太守李衡,为子孙着想,便在湖南大沙洲上种了一千株橘树,死时对儿孙说:“汝母恶我治家,故穷如是。然吾洲有千头木奴,不责汝衣食,岁上一匹绢,亦可足用耳。” 橘奴、木奴是橘的别名,也称李衡奴;金橘比橘小,故名小木奴。

王维与“相思子” 相思子是红豆的别名,它来源于王维的《红豆》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此诗在当时非常有名,为梨园所唱。后来,李龟年流落江潭一带时,曾在采诗使筵上唱之。故温飞卿说“树名从此号相思”。

杨贵妃与“妃子笑” 妃子笑是荔枝的别名。据说,杨贵妃非常喜欢吃荔枝,每年宫廷都派人驰马从岭南将荔枝送至长安。唐人杜牧《过华清宫》诗中写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后人便将“妃子笑”作为荔枝的美称了,也称“杨妃”。

唐玄宗与“瑞圣奴”  瑞圣奴是柑的别名。据宋人陶谷《清异录·瑞圣奴》载,唐代天宝年间,宫中柑树结了果实,唐玄宗李隆基“日与贵妃赏御,呼为瑞圣奴”。

朱元璋与“凌霜侯” 凌霜侯是柿树的别名。相传朱元璋少时家贫,一日讨饭见到一株柿树果实经霜打正熟,便摘下几个充饥。多年后,他举兵反元又经过此地,见这棵柿树仍然活着,就封其为“凌霜侯”。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2期

“染指”亚冠?

“染指”亚冠?

                                                                       李世袭

 

在亚洲杯历史上,澳大利亚从未染指过亚冠的头衔,波斯特科格鲁此番希望能率球队创造历史,“这是一场重大的比赛,四年前,我们曾杀入决赛。这对我们国家来说很重要。在男足领域,我们还没有赢得过任何奖项,这次我们有机会去改写历史。我们决赛的门票已经告罄,在我们的人生中,很难再得到这样一个机会”。

这是网易新闻《澳主帅:两支最强球队相遇决赛 盼灭韩国创造历史》中的一段话。其中的“染指”一词使用有误,属于感情色彩失当。

“染指”即“染指于鼎”的简称,语出《左传》“子公怒,染指于鼎,尝之而出”。这个典故的大致情节是,郑国贵戚公子宋,字子公,他的食指自己动时,往往能吃到新奇的美味。郑灵公知道后,宴会之时故意不给子公吃甲鱼羹,子公很生气,就伸出手指在鼎里蘸了点汤,尝尝味道走了。

《现代汉语词典》1996年版将“染指”解释为“比喻分取非分的利益”,2005年版增补为“比喻分取非分的利益,也比喻插手或参与分外的某种事情”,2012年版又修改为“借指分取非分的利益,也指插手或参与分外的某种事情”。各版本的释义都带有明显的贬义色彩。究求本源,是因为子公作为臣子却以下犯上, 不经君王允许就用手指蘸鼎中的甲鱼羹,这是对君权的蔑视和挑战。所以“公怒,欲杀子公”,最后,子公先下手为强,“夏,弑灵公”。后世据此赋予“染指”贬义的色彩。

澳大利亚球队争夺冠军不属于“分取非分的利益”,更不属于“插手或参与分外的某种事情”。所以,上面的新闻还是不用“染指”为好,改为“夺得”“获得”“收获”等词即可。

媒体中,“染指”的误用情况极为常见,估计是使用者喜欢“染指”一词的形象传神,却忽略了它的感情色彩所致。

下面,举几则正确使用“染指”的新闻标题,加深大家的理解。

1.日染指南海转移钓岛压力

2.新华时评:染指农村儿童营养餐罪无可恕

3.“文革”中粟裕做了什么使四人帮丧失染指军权机会?

源自《语文报·高中版》第1012期